关于人的情绪的一些性质

关于最近某粉丝在全网遭到反对依然有着一大批拥趸,以及长久以来各种CP粉的掐架,甚至是今年的许多事件给人们带来的“政治性抑郁”,或是不同群体之间因为阵营偏见而产生的争斗,虽然每一个现象背后都很复杂,不过它们有某些共同的来源,那就是人的情绪部分的固有特质。

本文说的人的情绪部分,是相对于意识中的理性部分与信念部分来说的,它包含人们日常感受到的喜怒哀乐,也包括遇到人或事物时产生的亲密、依恋、疏远、厌恶、信任等等。因为情绪有着相互矛盾的两种特性,使得它经常会让人的行为走向极端化,产生不利的后果:一是情绪具有极强的可塑性,二是情绪具有正反馈。动物同样具有情绪,而且目前似乎也没有证据表明人类的情绪必然比其他哺乳动物更加多样和细腻,相反理性和信念在人与动物中都有明显的不同,可见如果要说人的天性或本能,那么“产生情绪”应该是相当重要的一项。从进化的角度,情绪可以看作是动物对复杂环境的快速、长期决策能力,这个角度可以解释情绪的两种特质:在信息不充分的时期,情绪需要高度可塑,来得到合理的决策;随着多次决策成功,情绪需要通过正反馈来形成稳定的回路。条件反射理论中的斯金纳箱等一系列例子,既适用于动物行为,又由于动物的行为决策和情绪紧密相连,因此也可以认为适用于动物或人的情绪。

很多早期教育的例子可以说明人情绪的可塑性,自我暗示方法也已经证明可以改变人对事物的态度。如果用我本人的例子,我在吃水果的时候尝试把水果当做有知觉的个体,由此产生了一刹那的“认为水果具有生命”的爱惜情绪。从这个例子来解释素食主义,可以把素食主义的原理和信条分为两类:一类是吃素有助于节省资源保护环境,这是通过数据计算或科学研究得到的,属于理性的一方;而另一类是动物也会感到痛苦,或我们吃动物会有吃同类的感觉,这种念头则来源于情绪。所以对于饮食方面没有明确偏向的人,传递素食的情感氛围能够让此人偏向于情绪的素食,也更容易接受理性素食的论据。而在长期素食后,情绪得到强化,接受非素食观念就会变得困难。反之亦然,从食肉文化中成长的人也很难接受素食的情绪。

人的行为由信念驱使,而信念由理性和情绪同时决定。因为情绪的正反馈特性,当情绪强到一定程度,它将主导人的信念,并且很难被其他东西改变。极端追星也是由此而起。再加上当今信息爆炸时代,每一条信息虽然在理性上带给人的影响可能有限,但在情绪上的影响不可忽略。一个国外普通人的故事,理性会告诉人们,那人的生活环境、生活方式、行为模式都和自己不同,参考价值有限;但在情绪上,人难免会因为都是人而产生共情,或者把对方打为“非同类”而产生反面的情绪。在政治观念传递和资本营销方面,因为信息的流动渠道已经难以阻塞,所以不同的声音都在不断增加着音量,争夺大众的情绪资源,希望人的情绪能导向自己期望的方向。

面对大量的信息,人在理性上,还是能在“得出模糊的结果”、“用更多时间或精力去整理信息”和“放弃思考”之间三选一的。但在情绪上,人们生物学意义的大脑还难以处理这么复杂的情况。很多人选择了最直接有效的方式:缩减信息来源。这一举动本身是合理的自我保护方式,也是很有必要的,但如果这一决策的执行过程已经在情绪的正反馈影响下,那么人就会把信息来源缩减到只剩下能让情绪愉快的那一小部分来源。这也是现实中的社交圈在网络上被放大了数倍,圈和圈之间隔阂更深,以及人们总会只看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的一个原因。

克苏鲁神话中经常写到,人的精神无法承受不可名状的事物,如此描述和当今人们面临的困境有些相像。网络和社交媒体上的巨量信息,虽然它本身并不邪恶,甚至从理性的角度,如此丰富的信息可以说是世界的恩赐,但从人的情绪看来,这些东西是一团不可名状的存在,如果直面它,人只能慢慢陷入疯狂。

理性与情绪是多年的老对手了,从古希腊时代,崇尚理性的男性哲学家或剧作家就用“女性感情用事,难当大任”为理由,把女性排除在公民阶层之外(虽然这不是理性的错误,而是当时时代意识的局限,以及理性体系还远没有完善)。文艺复兴的理念,也是用人的本性来战胜神学的理性。不过,理性和情绪可能也是相互帮助的朋友:理性无法解决自身前提的错误,所以人们通过对教会解释权的消解和调侃,来在神学的理性之外寻找其他道路。而在当今,人的情绪面临冲突,则需要一点理性的帮助。人的理性能指出很多坚定不移的情绪可能从本源上非常易变或偶然,只是由于它的正反馈才让人觉得牢不可破。同时理性也会在情绪陷入正反馈的时候起到一点警示作用,让人吸纳一些其他的信息。

因此,“理性追星”四字,说简单也简单,但背后是人的理性对情绪的调节。情绪本身比理性更容易走向极端,所以用好自己的理性,应当是人们在当代困境中维持san值的好方法。

4 thoughts on “关于人的情绪的一些性质

    1. invwindy Post author

      可能人做不到、也没有必要做到完全理性吧,情绪怎么说也是人很珍贵的特质,积极的情绪还能给人动力。我觉得在理性的维护下,把情绪投射到合适的方向,应该是比较好的折中方案。

      Reply
  1. ghjd

    任何独裁者在被推翻前都被认为不可一世,只有在被推翻的那天人民才发现原来根本不堪一击。
    我们和独裁者打的是心理战,独裁者通过封锁真实消息,宣扬个人崇拜,制造不可被推翻的假象。
    一旦人民相信了,他就安全了。
    人民对独裁者的恐惧心理和患得患失是独裁成功的保证。
    一旦人民不信了,独裁也就末日了。

    Reply
    1. invwindy Post author

      其实也不能把普通人和毒菜者分开看,有些看上去是一个人统治一群人的时代,实际上是一群人借助某些机制或官僚/警察体系,或者借助人们陷入经济低谷、拥有各项诉求的“大势”去控制人。我觉得更应当注意的是从人群自身诞生出“意见领袖”的机制,以及作为个人,如何控制由情绪带来的简化现实、非黑即白的倾向,更加冷静地吸取各种信息。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